此心间

忘羡文存稿小号

我窒息了,我还没有统计完....在以后一个人搞这种活动我食shi,真的懒到爆炸惹》。。。。

我宁愿写一万字没有很多故事,仅仅描述景物和它们可能经历过的春夏秋冬的文章,也不会写恶搞的欢快的ooc放飞到窒息的美其名曰文章的段子(微笑)
简洁的,触动人心的东西,不是那种流水账式的日记体段子体好吗,由繁到简,本来就是一个过程,如果不能经历这种状态,又怎么推敲得出到底哪个字,哪句话,哪个意境可以触动人心呢。

这个电脑没存策划组那个号...所以用这个号在给计数...请不要惊讶(。)不是骗纸

存稿

这个攻略游戏到底应该怎么完成?

*游戏主播忘羡,世界观里《魔道祖师》是一个BL向攻略游戏
*全程几乎无描写,80%聊天室的内容,20%现实展开,没营养,慎戳


匿名:开始了吗?
匿名:开始了开始了,一分钟前刚刚调好麦克风。
匿名:各位哥哥姐姐晚好。
匿名:今天意外的还是人很多?
匿名:我还以为男粉会因为今天这个游戏怒退直播间...
匿名:我羡今天穿的衣服好看,我在模糊的像素中看到了非常明显的锁骨。
匿名:上面的姐姐到底是来看什么的?(你是男生的话肯定不会注意这个吧)
匿名:每天都有颜狗出没,楼上习惯就好。
匿名:这边不是颜狗,但我就喜欢听他balabala扯日常,老撩老好听了。
匿名:今天是玩那个游戏吧,就是心愿单上第一位的那个?
匿名:对啊!
匿名:叫《魔道祖师》那个。
匿名:羡老板到底男粉多还是女粉多?明明平时都是玩的竞技游戏,为什么“最想他玩的游戏”心愿单上第一名会是个耽美游戏,还有r18线,搞什么??
匿名:楼上难道男粉?这是心态崩了吧。
匿名:心疼一分钟。
匿名:难道不是因为这个游戏男主和我羡的真实名字一样吗?
匿名:哈哈哈哈,有粉丝求而不得怒攻魔道里的魏无羡线么?
匿名:这个游戏还不错,就是难度系数很高。
匿名:羡总平时也玩推理向啊,认真的样子巨帅。

匿名:啊开始玩了!
匿名:突然有点激动。
匿名:羡总在读条的时候也问了这个问题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什么问题?
匿名:楼上不能看直播吗?小可怜,羡老板说“为什么我要来玩这个游戏,就因为主角和我名字一样吗,当时应该一万个小号把这个第一投下去”。
匿名:羡总还是很宠粉的,也就口头说说。
匿名:谁能讲一下《魔道祖师》的剧情?
匿名:BL向攻略游戏,只有一条线可以走,蓝忘机(攻方)×魏无羡(受方)不拆不逆,老奇怪了。不过游戏背景还有剧情听说都很好。
匿名:羡总居然是受吗?
匿名:楼上不要捅羡总刀子了,本来一个直男玩耽美游戏就不容易了,你还要嘲笑他是个受。
匿名:你们已经自动带入真人了吗?
匿名:大家好,我是蓝忘机。
匿名:楼上疯了,抬走吧。
匿名:谁说羡总直男了,你们没发现他很少提到他的现实生活吗?一提到就是那位L姓基友,性别男!我怀疑他的性取向根本就是个迷。
匿名:L和他组队打过游戏吧?话很少,声音很苏的那个?
匿名:对,但是羡总总说L每次都对他冷冷淡淡的,还是他拖着过来组队的。
匿名:对他冷淡还陪他打游戏?
匿名:看了这么久直播你不知道我羡脸皮有多厚吗,丢人,你退群吧。
匿名:我感觉L的技术很好,应该和羡老板不相上下,但是好像很低调,打游戏的时候一般都是把最能装B机会留给羡了。
匿名:楼上男粉?
匿名:是。
匿名:你知道你的描述中L对我羡有一种蜜汁宠溺吗?
匿名:抱歉,我不腐啊??
匿名:我是羡总唯粉,你们能不能不要...
匿名:港真,这里大多数都是唯粉吧,偶尔过来当羡总助手的那个id是青羊的妹子,我记得羡总澄清过是普通同学关系。
匿名:CP粉都自重好吗?
匿名:开个玩笑不行?
匿名:游戏打开了,看直播啦都。

匿名:羡总选了哪条线?
匿名:攻略蓝忘机那条。
匿名:总不可能攻略自己吧,听起来真奇怪。
匿名:都说了只是碰巧名字一样。
匿名:不过那个蓝忘机,光看介绍...高岭之花吧,不过长得很好看,冰山美人,羡总喜欢这一款吗?
匿名:羡总很想攻略自己的好吧,是看到攻方名字之后笑到屏幕外面去了,回来就选了攻略攻方的那条线。
匿名:蓝忘机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匿名:难忘记?谐音不好笑吧。
匿名:不知道。
匿名:这个游戏背景是古代低魔修仙,脚本作者说过1v1,我试了一下其他的线,走到最后都是友情向。
匿名:有哪个姐姐玩通关过蓝忘机线吗?
匿名:很难,但是网上有详细攻略了,指路id:含光。
匿名:没想到含光也会玩这个游戏?他不是一般总结那种闯关游戏和剧情游戏吗?微操真的厉害,但是每次都只轻描淡写跳过讨巧的路线,总是走最直接粗暴的那条路。
匿名:这么说起来,我羡玩这种总喜欢到处转转努力寻找bug…在含光的弹幕里我还看到别人问“你怎么看用户xxxxx(羡的id)那个通关方式”什么的。
匿名:含光怎么说?
匿名:“都是玩法,没有高低之分”。
匿名:这人想带节奏黑羡总吧,然鹅含光太正直。
匿名:找bug也是技术。
匿名:含光他也是前两天上传的《魔道祖师》。蓝忘机线和魏无羡线都通关了。
匿名:直男的世界你不懂。
匿名:你们怎么知道含光是男生?只是一个剪辑视频的up,又没听过声音。
匿名:又有宅男要艹含光聚聚高冷禁欲女王人设了吗?
匿名:毕竟都玩耽美游戏了啊...
匿名:能不能专注直播?羡总已经看完一开始的人物简介,进入主线剧情了。
匿名:不过这个正主和游戏角色同名怎么办...以后称呼游戏里的就加引号吧。
匿名:“魏无羡”小时候好可爱啊!
匿名:楼上,你看到他长大就知道什么叫女大十...啊不对。
匿名:我还是喜欢少年版,超撩,也暖,小太阳。校服是紫色的,所以说基佬属性从一开始就奠定了吗?
匿名:攻是什么时候出现?是他那个师兄吗?
匿名:蓝忘机是蓝家的,现在还是“魏无羡”在江家时候的剧情。
匿名:其实这个游戏讲的内容很多,攻略方面难的主要是一开始升高蓝忘机对魏无羡的好感度和后来两人去找某某尊尸首的那段,中间很多人物出场的剧情很赞,可以说加一点描写就是小说了。
匿名:羡总超无情地跳过了前面的剧情啊!话说不应该认真看一看有没有和以后攻略有关的线索吗?
匿名:羡总...大概也不太清楚BL游戏怎么玩?
匿名:我倒觉得他是急着要去和攻见面吧2333
匿名:有可能,他一路都在念叨蓝忘机这个名字,好像很在意的样子。
匿名:蒸煮性别男,好像爱上一个虚拟角色(性别男),我应该脱饭吗?
匿名:楼上戏精吗2333?

==——==——==——
魏无羡眼睛扫动着屏幕上的直播间人数与弹幕数量。
人数并没有因为他玩的是一个耽美游戏而减少,可能是有这方面兴趣的新粉涌入,填充了老粉丝空缺的原因。
他在浏览游戏进程时抽空回答弹幕里的问题,顺带推测着游戏背景,可能发生的剧情。
魏无羡的账号名毫无特色,直接用了“用户+随机数字”的方式取名,而与直播间朝夕相处后,他便透露了自己的真实姓名,之后直播间里大家一般都会直呼他的名字。
因为是一个在校学生,他也只是课余的时候打一打游戏,并不太在意观看人数这个问题。这次愿意玩这个叫《魔道祖师》的攻略游戏也不仅仅因为粉丝想让他玩,私心里也算他自己想尝个鲜。在确定这个游戏在心愿榜称霸后他还特意去补了几个耽美向的游戏与攻略视频,力求至少掌握最基本的圈内名词。
而这种好学的精神在他看到游戏攻方的名字后彻底变成了一种“不得不玩”的激动心情。
因为这个名字,就是他经常在直播间中会聊起的,他的神秘友人L的真名。
蓝忘机与他同系不同班,两人认识是因为一次竞赛任务他们小组缺一个人,所以临时随机匹配到了蓝忘机。之后觉得相处还行,就一直沿袭了这个组合。
蓝忘机什么都好——主要体现在长得好看,因为轮廓分明远看像是混血一样漂亮,皮肤偏白,眸色是清浅的棕色,天生如此。偏偏能露出来的手臂上、小腿上的肌肉比大多男生都要匀称,让人没法说是娘炮娇柔的存在。就是话太少,人太古板,上课看到你玩手机会皱眉,看到有人睡觉会好心拍起。
总是坐在他一旁的魏无羡深受其害。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吗?魏无羡看着人物简介笑出眼泪的同时不忘把这对攻受的名字截图,开了聊天小窗发给了某人,还贴心地附上了游戏简介。
等到他这边进度终于来到了云深求学的剧情时,他望见电脑桌面右下角闪动的光标,知道是对方回复自己消息了。
“...无聊。”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带两个符号,对方这样说道,也看不出是无语、不在意或是其他什么意思。
魏无羡也不恼,平时蓝忘机说话就是这个风格,何况他发的是张什么图?让人怎么接?他这样想着,向因为暴露在寒冬的空气中的双手呼了口气,打字道:“看你羡哥哥来攻略你啦!打到喜结连理我会来通知你的!”
他顿了顿,突然想到游戏中最后好像还有R18情节。
还是不要告诉他了。魏无羡饱含同情心地想着。


打个草稿总之(
到时候再细化吧。
假装看不见曲曲老师说的想看早恋中的懵懂暧昧小清新,我流早恋傻逼愚蠢泥石流就这样....


优等生观察日记

00

我带的班级有两个全校闻名的优等生。

蓝忘机,长居班级第一,年级第二;
魏无羡,长居班级第二,年级第四。

01

今天天气很好,我把办公室里用来午休的枕头拿出来晒了晒,正是大课间,走廊上挂着许多出来休息的高一学生。

我在上课铃刚响起时进了班,本以为应该寂静无声,却发现教室后方有些骚乱。

几个男生聚在一起,黑白的校服把他们衬得如同抱团取暖的企鹅,叽叽喳喳的声音此起彼伏,杂乱不一,隐约还有人发出了闷闷的笑声。

出于好奇,我探头看了看,发现在聚集着人的地方,我们班的优等生,魏无羡,的头被周围几个男生扣到了板凳底下,他边笑得整个教室都能听到他的声音,边伸手想要抓坐在凳子上的同学的衣摆,不停挣扎的样子像是在砧板上扑腾的濒死的鱼。

“上课了。”有人站在案发现场旁冷冰冰地说道,他向前方门口的我望了一眼,露出有些抱歉的眼神。

我看了看发言的人,又看了看正卡着魏无羡头的板凳...上的简约黑书包。

“把蓝忘机的板凳还给他。”我无言片刻后,这样说道...

——是的,本来应该是这样的画面。

02

我带了这个班级一年有余,在整个高一,只要在预备铃响起时进班,都能发现不管作为受害方还是加害方魏无羡都是班上最闪耀的一颗星,高中生整人的花样层出不穷,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我就丧失了作为老师的责任感,毕竟当事人貌似每次也乐在其中。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进到班里时,不再有吵嚷声。

好像是在高二开学几个星期后,魏无羡突然福至心灵,每次下课后都黏着班上另一位优等生——蓝忘机同学,而他曾经的好兄弟纷纷感受到了友情不古,从此废除了课间运动。

03

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我一个人认为蓝忘机和魏无羡在早恋。
在班上老师开会后都觉得他们两之间是互帮互助的关系时,我悄然抿了抿自己的茶杯口。

就算是在人文环境迅速变换的今天,让人完全相信两个同性间是恋爱而不是太过深沉的友情什么的并不容易。如果我发现的是一对小男女,我可能会捂着良心告诉他们班迂腐的班主任...可是如果是两个男生,就算我有证据,我也说不出口。

(好想打end可是不行

@曲桐 
今天是个什么好日子!!!神本再刷,抽中抽奖,还收到了小可爱的无料!!!!!呜呜呜呜呜它超好看它怎么这么好看,忍不住多拍了几张(喂)
从封面到内页到排版到书签钥匙扣都好完美!!!赞美你!!!
爱你呜哇❤❤❤❤❤❤

【忘羡】在炎都漫展碰到了奇怪的人(小甜饼一发完)

*重点!!!!!此处私设魔道可以商用!!!
*原创第一人称视角与现实角度穿插
*私心满足一下希望忘羡就在我们生活中的愿望

01
今天是炎都漫展的第一天。

由于武商广场和国际广场实在是太大了,导致我没有精准地找到藏在夹缝中的展览会馆,在周围晃荡了一会,才跟着穿着cos服的妹子进了正确的位置。

这是我第一次来漫展,我称不上二次元宅,平时就是看小说混混日子,但几个月前看的魔道祖师成功把我拉入了同人小说的创作圈,我试着产了产粮,在圈里混得不温不火,这次跟着基友的建议,试着抱了自己创作的忘羡本过来参展。
这个摊不算特别大,我所在的位置对面也是一个魔道摊位,由于不是仅仅售卖同人本,他们的桌上摆满了海报、画集、同人本,小物件的勋章、胶带等等,几个姑娘布置着,我悄悄STK了一下,想过去打招呼又没有这个勇气。

(边写边发系列……)

biw 接

12

觉醒的测验室在底楼走廊的最深处,日光难以光顾这个地方,因而本就狭小的空间中还夹杂着些许潮气。在走廊与测验室之间有专门留给记录人员工作的地方——被称作观察室。它与测验室间相隔极为单薄的一层玻璃被特殊处理过:站在观察室中的人负责记录各类现象与相关数值,而在测验室里的人看不到外面的景象,听不到外面的动静,只需要全心全意配合测验。

魏无羡站在观察室,蹙着眉,懒散地记录着各项数值。在与小朋友们接触的过程中他已经大概摸清楚了大多数人的精神状态,便预测着数值自娱自乐,每个人所花的时间不长,平均五分钟可以搞定一个人,他有时会与因为测试成绩优异所以出门时表现得异常兴奋的少年击掌碰拳。

从外面排队的队伍中又进来一人。

看起来格外瘦弱的少年,瞪大眼睛注视着实验房发呆,踌躇着不愿进去。
“怎么啦?”魏无羡问道,“身体不舒服?”
男孩儿张开口想要说什么,最后只是摇摇头道“没事”。魏无羡拍拍他的肩膀,胡乱鼓励了一通,确定对方没什么问题才让他进了觉醒室。
觉醒装置的精度高,线路复杂,但工作原理和操作却很容易理解,无非是用不同等级的哨兵或者向导精神力去压迫参与者的神经,通过探测极限来激发潜力。中途可能会感受到痛苦,有短暂的窒息感,但在测验环境下人本身就会格外紧张,通常这一点痛觉就会被忽略。
当魏无羡透过玻璃看到一簇碧绿色微小的火苗从这个孩子身体里窜出来的瞬间,脑海中的声音如同退潮时分的海水一般尽数退去。
是它。
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身体便不听使唤地瘫坐了下去。往日所经受过的痛感悉数加倍涌上来,虽不至于惊恐到叫出声,但他还是立刻捂住了嘴巴,脸色一下变得极为难看。
无法抑制的,眼前画面开始晃动模糊,身体翻腾上来阵阵恶心感,让魏无羡有种想要把所有器官都吐出来的欲望。同时,像是回应测验室中那个孩子身上的火焰一般,他感觉浑身变得滚烫,湮没良久的,无法从生命中抹去的身体中同源的火焰像是烧了起来。
“蓝湛,我……”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对方便已经从测验室破门而入,在魏无羡印象中蓝忘机还从未做过这样粗鲁的举动。伴随着他一起来到观察室的,还有凄厉惨绝的哭叫声。蓝忘机毫无迟疑地抓住了魏无羡有些瘦削的肩膀,以额头相抵,在短暂的冰冷后,魏无羡感到浑身都被包裹在一层薄而软的液体层下,稍微缓解了颤栗感。

他听到对方似乎还接连叫了几次自己的名字,便咬着牙摇了摇头道:“里面那个……”

其实不必想,那个测验者八成已经是一具尸体了。魏无羡在一开始便留意过那个少年——测验还没开始时,他怯弱地躲在队伍的最后面,魏无羡推测是因为害羞或者别的什么,为了不让他过分紧张,自己还刻意避开了与他去交流,毕竟那个孩子眼睛中充满了躲闪与对交谈的恐惧,魏无羡便满足了他希望降低存在感的心愿。
意识已经模糊,魏无羡仍然继续说到:“逃出来的……”
“不要说话。”蓝忘机将对方搂了起来,轻易地抱在了怀中,“我知道的。”

那个少年,是逃出来的试验品。

魏无羡仍然思考着,这人也许曾经被关押在某个地方——极大概率是岐山附近,毕竟现在那里由政/府管辖,普通人是没有权限进入的。政/府利用这些人,统一注射了当年自己被岐山人员抓住后注入血管的那种药剂。但是药剂是哪里来的?或许他们没有摧毁那团本源火焰…也可能他们在攻占岐山塔后将那些生化用品收为己用…注射后少年应该只是昏死了过去,并没有觉醒为极度出色的哨兵或是向导,但也没有因为那一针下去就丢了性命,工作人员自以为这批人都死透了,就把尸体抛在特定的地方等待处理,没有想过少年竟是醒来,然后从尸山逃了出去…
该死。魏无羡不禁在心中唾骂起那些人模狗样的东西。这次不管怎么样都要去一趟岐山一探究竟了。

身体每处肌肤,每个部位都在痉挛着传递恐惧的感觉并不好受,偏偏强烈的困意还涌了上来,眼前发黑。他强迫自己不要失去意识,出了房间后听到向野激动地在与电话中的人说些什么,而他自己则不敢去看围在房间附近的少年们的表情。
直到蓝忘机低低地说了一声“睡吧,没关系的。”他才渐渐困倦下来,陷入了一个精神受创者应该有的虚弱状态。
只要在他旁边,就可以——



【“政府的安排是让云梦那边派人当诱饵,然后姑苏呼应。清河塔负责在外待命——他们带的哨兵最多。”
“……云梦派的是谁?”
“江澄上校应该要指挥后方支队,但是这个任务风险很大,他是不会派A级过去,所以应该S级哨兵出击。”
“魏婴吗?”
“推测是这样的,但是这边信号隔离,没有和云梦塔联系上。”
“兄长,我也去。”
“忘机你忘了上次演习发生的事情吗?一起去的话,契合度那么高会发生意外的。”
“后方掩护?”
“你要是担心他,也只能这样了……一切小心。”】


……


魏无羡醒来时,首先看见的是一双巨大到有些瘆的眼睛。
“……唔!”他在对方打算把尖尖的爪子放到自己眼前时及时地伸出手阻止了这个行为,并利索地把这只趴在自己脸上缩成一团的猎隼给扒了下来。
猎隼胡乱扑腾着翅膀,发出低低的叫声以示不满,毫无留恋地从魏无羡的手中挣脱出去,落在了床边一只白鹤的身上,在对方洁白的毛中蹭了几下。

“哈哈,看来你还很喜欢蓝湛的这只鹤啊?”魏无羡缓缓地坐起身,若有所思地看着相处甚是和谐的两只精神体。精神体的亲密与否说明了哨兵与向导的精神契合度高低,通过这些天的观察魏无羡发现这两只极度亲密,心中莫名对自己和蓝忘机的契合度感到自豪,他在房间中左顾右盼了一阵,发现蓝忘机并不在房间里,甚至不在这间房间附近,仅仅是留下了他的精神体看守在自己旁边。
大概是被叫去处理刚刚发生的意外事故了吧。魏无羡这样想着,又摸索了一下身旁的衣物,挑出几件黑色的穿了起来,正要走出房门时,脑海中闪过一个信息。
是通过特殊的链接传递到脑中的,应该是蓝忘机在离开时设下的精神屏障,当魏无羡通过这里时,便会自动接收这条消息。
一句非常简洁的话,带着蓝忘机特有的低沉嗓音,听得魏无羡心间柔软。他认真地在脑海中读了两次后,转身去床头柜的第二层找到一个极其精巧的小保险箱,沉吟片刻输入四位密码,取出其中淡蓝色的磁卡。
密码是魏无羡的生日。他忍不住笑出来:“这个小古板……”
“你们两个!”魏无羡拨弄了一下卡片,出声招呼还蜷在角落中玩闹的两只精神体,“起来,要干活了。”


13
……
——————————
……
(马克笔标记)相关记录07

魏少将失踪了……最先被告知这个消息的部门是我们执行部。

说起来最近的确忙得有些恍惚,本来以为上次人体自燃的意外是出在觉醒机器上,只需要尽快检查问题出在哪里、然后安抚相关人员就够了,但是我们执行部火急火燎做了善后后不久就被告知这个事要交给更高级别的人来处理,换句话说,由蓝忘机少将和蓝曦臣少将亲自处理这次案件。
可能是因为和魏少将有关?毕竟当时他那样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着实吓了一跳,接下来的反应完全就是在下意识地做,还好平时在应急处理这块还下了不少功夫。虽说这件事最后是给两个负责人处理了,但直到现在都没有公布相关细节和结果,也没有通报到政/府那边,我先大胆推断一下,肯定是不能让政/府知道吧?希望不要被打脸。要是没有想错,这些天魏少将做着这么简单的工作也是拜前些天和政/府人员开的会议所赐?老实说我不太喜欢政/府,每次去一趟他们那儿就要憋一肚子的气回来,那种被腐朽的生物蔑视的感觉真的不太舒服。真亏了金光瑶中将能和他们和睦相处。
说起来蓝忘机少将好像一点都不慌……姑苏塔和平时的状态也没什么不同,明明魏少将是不知道去哪了,出姑苏刷的还是蓝忘机少将的紧急通道卡,就是离家出走吧,结果现在看上去倒像是普通地外出,都没人慌张啊。【批注by青羊:哈哈哈,他们应该有精神链接的吧?】

……
——————————
……


14

“所以……”蓝曦臣坐在办公桌旁,鹅白的外套无力地搭在肩膀上,他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露出有点为难的微笑:“是忘机你放他走的吗?”
这个房间是蓝曦臣办公的地方,空气和缓凝固,墙边上固定着一个布满单元格的显示器,周遭轻微的高频声波稍稍扰乱人的思绪,随后中央的屏幕上便闪现了一段视频:正是魏无羡转头望向这边,似笑非笑打了个招呼,像是知道蓝曦臣会把这一段给蓝忘机看,还心情颇好地献了个wink。

他离开时口中缓慢地说了什么。
他说“不要跟过来,蓝湛。”

蓝曦臣当然不会相信魏无羡是碰巧拿到了蓝忘机的特殊门卡,然后通过特殊通道从姑苏塔出去了。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意外情况……何况他就这样看着现在面前这个人——那样认真的表情坦白地交代了真相。


“兄长,”蓝忘机站在一旁,垂下眼帘,“我去找他。”
“他要去哪里,你知道吗?”蓝曦臣用手指轻轻敲打着办公桌的桌面来缓和脑海中的思虑,“精神链接的话,也只能是你顺着感觉找过去,时间会花的比较久?”
蓝忘机点点头回答道:“我清楚他会去哪。”
蓝曦臣顿了顿,又轻声问道:“需要什么帮助吗?”
“……不必了。”

以蓝曦臣个人的名义去帮助魏无羡,无疑会受到金光瑶的牵制;而以姑苏塔的名义去提供丰厚的军力资源支援一个危险的行动,一旦被政府发现,更是会使姑苏塔成为众矢之的。
从上次「锁眼」行动开始,不就是这样吗?不管是魏无羡还是姑苏这边都不能受到任何伤害,相比起来,保护前者可能更难一些。
“就算是没有那样的实验,你们也要小心,”蓝曦臣像是看出了对方心中所想,安慰地笑了笑,“毕竟是原来清剿过的地方,出现什么,也都不奇怪…”


魏无羡并没有留下多么明显的讯息证明自己去了哪里,在精神链接中也故意抹去了很多痕迹,目的是为了不让蓝忘机也被搅到这样的破烂事里去——就算蓝忘机清楚地知道应该是“岐山塔”附近,但在清剿后那里已经繁衍出蓬勃的森林,真的要在偌大的地方找出一个人来也并不容易,除非对方精神状态已经糟糕到某种境界——向导对精神力相当敏感,对方精神力过好或者过坏的时候才比较容易发觉,不然当初蓝忘机也没那么容易在顶层实验室捞到濒临崩溃的魏无羡。


魏无羡带走的衣服全部是黑色的,意味着他已经做好了在潮湿的泥土里、错综复杂的乱枝中摸爬滚打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也是他擅长的领域。在演习中他便以潜伏时沉得住气,动手则干净利落,灵活多变闻名,他所训练的格斗招式也并不讲究标准,倒像是各种野路子、邪门歪道的聚合体,原来他曾在姑苏学习的时候,没少因为这个而被这边古板守旧的导师训斥。

是好是坏蓝忘机难以辨别,只觉得如若想起这人认真起来的样子,他的眼前尽是因为被刀剖开而溅出鲜血的手臂内侧;带着毫不留情和戏谑的,张扬肆意的笑容,——
以及从来孑然一身的背影。


「锁眼」任务期。


“政/府下达的命令是,摧毁岐山塔以及他们正在研究的生化武器。”
“那个不知道已经作践多少人性命的药剂吗?”
“听说有封锁哨兵向导血统的作用吧。”
“且不说这样的东西留下来,其他哨向塔也会不安,岐山塔的态度也非常糟糕,都要挑战政/府的权威了……”


……


岐山塔的周围已经被满天的黄沙所占领,孤立的「塔」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却因此得到绝对的安全。联合队伍即使派出大量人员,没有藏身亦或伏击的地方、不能依赖于遮蔽物,始终无法再进一步。
也是处于这样的考虑,被抗击方索性斩伐所有树林。夜晚时,从塔的上端延伸出交织的光束,无间断地扫动着贫瘠空旷的地面。
有点冷。
魏无羡瘫坐在距岐山塔不远处一块较大的岩石背后,宽大的麻织斗篷、吻合腿部弧线的皮靴,都已经沾满了湿冷的泥沙。他几乎花了一天的时间清扫附近的巡查人员,而这一片地域的气候正向着沙漠靠近。

沙漠的夜晚,是可以杀死人的。他必须在附近找到一个可以避风取暖的地方,比如眼前不到两百米伫立着的巡逻站……
哨兵的五感远比普通人灵敏,对于S级哨兵而言躲避机械扫过的灯光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需要考虑的是现在驻留在巡逻站的哨兵是个怎样的水准。魏无羡遮掩身体的斗篷与土地的颜色相近,但他仍然不敢大意,控制着脚步轻重,甚至是呼吸的深浅,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着目标前进。
皮肤与沙面摩擦时,寒冷与灼热交替着侵蚀他的神智,但不能用「屏障」隔绝这样的触感——极为消耗精神力的行为,对他这样没有与向导链接的哨兵来说,太过危险。
虽然整个人在一天的潜伏与交战中体力悬游在耗尽的边缘,但仅存的意识中还是觉得有哪里怪怪的,比如他能确切地感受到巡逻站中有人,从窗户看房间内部却迟迟没有亮起灯光。巡逻哨兵睡觉了吗?不。夜间巡逻的人员,怎么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休息……
若是利用精神体作战,太过显眼了。来到房屋前还未被察觉,魏无羡便摸出腰间的消音手枪,身体虚靠在了房门上,手臂向上去碰门上的把手……他以极其迅猛的速度向内快速打开房门,萤银的光芒一下铺满了所能照耀到的所有地方,而面前一人却纹丝不动,像是在此处等待多时。

那人银灰色的头发温顺地垂下,顺着风颤动着,稍长的眼睫上盛着月光。对方也认出他来,喉结动了动,却没有开口说话,倒是眸子中的寒气悄悄融化开来。

可能是方才对峙的气氛被现在的安全感所缓解,魏无羡看着对方,终于听到了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跳声,他抚抚胸口道:“咦……蓝湛?你怎么在这?”
“接应一下你。”蓝忘机认真地回答。
魏无羡被这个答案逗乐了:“可是你们姑苏塔不是负责前线的吧……你不要抢我任务好不好?等下和我一起去吗?”
“只是在这等着。”
“喔,”魏无羡收起枪,终于好好生生坐了下来,闷闷地抱怨道:“早跟江澄说不需要麻烦别人过来,结果还是…”
蓝忘机呆呆地坐在一旁,不予置评。

不是他要我来的。他心里想着。







tbc突然卡文

鲜花店老板叽叽和奶油蛋糕店老板羡羡。
相邻门店。
互相对对方隐瞒了身份。
涉及枪械,走si,绑架,炸药。
hhhhhh好想写。

每次只有我自己被自己脑洞撩到的感觉实在太尴尬了!!!!!